>

对于当前猪场疾病日益复杂化这个问题,对于当

- 编辑:js4399金沙 -

对于当前猪场疾病日益复杂化这个问题,对于当

3 猪副嗜血杆菌的特点

由于长期以来我们都把猪场疾病复杂化的主要病原,归结为蓝耳病和圆环病毒,而把猪副嗜血杆菌病,仅仅当作是猪场一种常见的普通疾病,以致猪副嗜血杆菌病在猪场潜在的巨大影响,可能长期被我们忽视了。目前大学兽医专业学生正在使用的《家畜传染病学》教材,很多都找不到有关对猪副嗜血杆菌病的叙述。与其他疾病相比,猪副嗜血杆菌病具有如下特点:3.1 血清型多样。 按kieletein-rapp-gabriedson血清分型方法,至少可将副猪嗜血杆菌分为15种血清型,另有20%以上的分离株不能分型。由于血清型多样,而且各血清型之间交叉免疫力差,为猪副嗜血杆菌病的疫苗预防,带来很大的困难。
3.2 耐药性产生快。猪副嗜血杆菌,可能是当前猪场所有致病菌中,耐药性产生速度最快的一种细菌。从珠海场多年防治猪副嗜血杆菌病的经过看,一种敏感的抗生素,使用半年后就开始耐药,一年后完全失效。2002年,敏感的药物是磺胺六甲及其与其他药物的组合,相应地,2003年是阿莫西林,2004年是氟苯尼考,2005年是先锋类。2006年中开始,由于先锋类及其与其他药物的组合方案又告失效,才造成副嗜血杆菌的又一次大流行,而且症状和危害,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严重。3.3 对猪场危害巨大。由于感染或潜伏感染副嗜血杆菌的病猪,容易造成免疫失败,因而导致其他疾病在猪场混合感染流行,使猪场疾病复杂化。

(1. 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 广东 广州 510642;2. 珠海市那洲猪场 广东 珠海 519085)近年来,随着国内养猪业的迅速发展,以及国内、国际间生猪交流越来越频繁,猪场的疾病越来越复杂,而且越来越难以控制 。今年6月以来,南方十多个省市相继出现的猪无名高热症,已经把这种复杂化趋势,体现到极致。原本按市场规律正在向下寻求支撑的猪价,因生猪大量死亡,市场供求关系反转,转而大幅向上飚升。自7月至9月,短短三个月时间,广东良种瘦肉型毛猪价从7.20元/kg上升到10.40元/kg。这种由于疾病流行造成市场供求关系反转,猪价逆市场规律运行的现象,在国 内自1985年放开猪价以来20多年的历史上,恐怕还是第一次。一方面,一些技术力量薄弱的小型猪场,由于疾病控制不力,而被迫倒闭。另一方面,那些长期扎根于猪场,经验丰富的基层兽医技术人员,面对这种复杂的兽医防疫形势,普遍感到束手无策。虽然做了大量工作,但总不见成效。由于搞不定猪场的这些疾病,在单位饱受岐视,长期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有的甚至为此丢了工作,可悲可叹。疾病的爆发和流行,必有其原发性病因。以今年无名高热为例,虽然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猪场,检出的病原结构并不一样,但从其发病时间高度一致、呈地区性流行和症状大同小异等特征来分析,其原发性的病原,必然是相同的。不可能在一个地域紧密相联的地区,在一个相同的季节,爆发由不同病原混合感染而产生症状如此相似的疾病。 之所以在不同地区或不同猪场检测出不同的病原结构,其实是因为其各自继发或并发感染的病原不同。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解决问题,首先必须找到问题的根源,对于当前猪场疾病日益复杂化这个问题,也不能例外。虽然不同的猪场继发或并发感染的病原各不相同,但其原发性病原必然是相同的。只要找到原发性病源,我们就能够药到病除,事半功倍。反之,治标不治本,就象今年夏季很多资料介绍的一样,越治猪越死。但问题在于,原发性的病原究竟是什么?

4 猪副嗜血杆菌在猪场的主要表现

4.1 小猪和中大猪。发病初期病猪高烧,且持续不退(从发病一直到死亡,病猪持续性高烧),体温40.5―42oC(严重的可达43oC),体表皮肤发红,严重者被烧成酱红色,个别甚至皮肤坏死脱落。病猪精神萎顿,食欲、饮欲废绝,畏寒,打堆而卧,昏睡不醒。呼吸急促,呈腹式呼吸。发病后期,病猪进行性消瘦,皮肤逐渐苍白,发青,变紫。关节肿大,被毛粗乱(典型的毛毛猪,如刺猬),耳杂发绀,全身淋巴结,特别是腹股沟结淋巴结严重肿大。解剖这类病猪,几乎都有心包积水和纤维素渗出性肺炎特征性病理变化。严重者肺脏和胸腔粘连,心肌与心包粘连呈绒毛心。心源性水肿,在离心脏较远,血液循环较慢的后肢关节腔及关节腔附近皮下,多可见浅黄色冻胶状水肿液。
4.2 容易继发沙门氏杆菌。目前虽无法准确说明副嗜血杆菌与沙门氏杆菌的内在联系,但发生副嗜血杆菌病的病猪,的确很容易继发沙门氏杆菌,表现出又拉又喘的症状。用抗生素抑制住猪副嗜血杆菌后,一旦停止抗生素治疗,60%以上的康复猪继发沙门氏杆菌。若不及时用药,病猪将逐渐消瘦,拉糠麸状带渣的黄色(后期变为暗红色甚至黑色)粪便,皮肤苍白,衰竭死亡。这类病猪大都可见腹股沟皮下密集的紫色出血班点,有的腹股沟皮下浅表静脉扩张突出,颜色变蓝或发紫。解剖几乎都可以见到典型的沙门氏杆菌症状,从结肠到直肠,肠内膜遍布圆形,乳白色,火山样突出的溃疡结节,越往后段越密集。切开病灶,有脓性分泌物排出。
4.3 公母猪。 公母猪的副嗜血杆菌病症状常被人忽视,或误以为是其他疾病。其实,以下所描述的症状,都与副嗜血杆菌有关,经过副嗜血杆菌疫苗免疫,并结合敏感抗生素治疗后,将很快消失。主要表现为流产,死胎、木乃尹增多,产后无奶。便秘,粪便干硬,常见粪球表面附着一层粘液,严重者粘液带血。个别母猪产后高烧,呼吸急促,急性死亡。严重病例表现为神经症状,步态不稳,横冲直撞,最后全身抽搐,衰竭死亡。特征性的表现是母猪产期延迟,有的超预产期7天以上。小猪初生体重小,产后精神状态差。产后小猪见最早3天发病,常整窝高烧,腹式呼吸,呼吸急促,昏睡不醒,继而顽固性腹泻,后相继死亡(这类小猪单纯性抗生素治疗效果很差,但进行副嗜血杆菌免疫,并结合抗生素治疗,80%以上可以康复)。发病母猪解剖几乎都可以看到纤维素渗出性肺炎变化,心肌表面点状出血,偶见心包积水。这种病理变化,可能是母猪出现神经症状的原因。妊娠后期母猪负担重,由于心肌炎症及肺部炎症,发生循环障碍,脑部血液供应不足,缺氧、酸中毒,从而导致痉挛性抽搐。
4.4 免疫抑制。副嗜血杆菌虽不是免疫性疾病,但猪场副嗜血杆菌流行严重时,免疫效果都很差,通过控制副嗜血杆菌后,可以得到明显的改善。可能的原因是: 猪感染副嗜血杆菌后,由于群体性体温长期高热不退(大多数体温都在41.5oC以上),使病毒在体内被灭活,一些弱毒苗(如猪瘟、伪狂犬疫苗)在体内无法定植,因而造成免疫失败。此外,副嗜血杆菌造成循环衰竭,新陈代谢障碍,也可能是造成免疫应答能力降低的一个重要原因。对于这种免疫失败现象,很多技术人员把它们归之于免疫抑制,大量使用各种免疫增效剂(如黄芪多糖、左旋咪唑),但效果都不理想。
5 猪副嗜血杆菌的防治 临床上,要鉴别猪场疾病复杂化的主要病原,方法并不复杂。不需要特别的仪器设备,也不需要特殊的诊断技术。只需采集猪场典型病料,按本文第2节所介绍的方法作几批猪的攻毒试验,在保证对病料用敏感的抗生素杀菌后,如果攻毒猪不发病,就说明猪场并没有病毒性病原存在。这里需要特别提及的是,攻毒病料的杀菌处理,必须选择猪场临床最有效的抗生素。如果所用的抗生素不能有效清除病料中的细菌,攻毒结果仍有可能产生误导。
事实证明,抗生素的预防和治疗得不偿失,要彻底解决猪场的副嗜血杆菌问题,还必须依靠有效的疫苗。具体如下:
5.1 抗生素预防和治疗得不偿失。由于副嗜血杆菌的致病力强,耐药性产生快,依赖抗生素预防和治疗,只能是疲于奔命。新型抗生素产生的步伐,永远跟不上耐药性产生的步伐。当所有可供选择的抗生素方案全用尽时,只好坐以待毙。此外,大剂量使用抗生素,无形中也在促进副嗜血杆菌的进化,使其致病力越来越强,疾病流行越来越严重,且越来越难控制。
5.2 疫苗预防,是最有效的办法。由于猪副嗜血杆菌的血清型太多,而且国内目前也少有机构能对血清型进行定型,Hiprasuis又没有说明它的疫苗是主要是针对哪几种血清型,所以,对当前流行的血清型,仍不是很清楚。但珠海场自06年8月份开始使用Hiprasuis的副嗜血杆菌疫苗后,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后又在广州某场推广使用,效果同样显著。这是否意味着目前正在流行的血清型可能并不是很多? 各猪场都可以自己进行比较和免疫试验。 我国华中农业大学也已经成功研制出”副猪嗜血杆菌多价油乳剂灭活苗”,但免疫效果如何,本场没有进行过试验。
普遍都认为,猪副嗜血杆菌病对猪场的影响,仅仅限于小猪,而对中大猪或公母猪的影响不大,但从我们的经验看,猪副嗜血杆菌病,同样对中大猪及公母猪存在巨大影响。其在猪场的表现,主要体现在下列几个方面:5.3 分离细菌,制作自家苗,是潜在可行的途径。如果猪场流行的血清型与市场上疫苗的血清型没有交叉免疫力,那么另一条可行的途径就是分离细菌,制作自价苗。已如前所述,2002年自家组织苗的效果,很可能就是来自组织中灭活的副嗜血杆菌。 但是,这种利用发病猪病料制作自家组织苗的方法,已越来越为有远见的技术专家所诟病,而且确实为猪场带来一系列的问题。它虽然能暂时缓解猪场的症状,但无法彻底解决猪场存在的问题。由于病料越来越不典型,效果必然越来越差。还可能由于疫苗灭活不彻底,带来猪瘟免疫抑制等一系列问题。但自家组织苗的经验,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启示: 既然通过病料组织中的灭活细菌,可以带来一定的预防效果,那么,通过细菌分离这种更科学的方法制作的自家苗,免疫效果应该更理想。猪副嗜血杆菌的培养虽然比较容易,但分离却非常困难。因目前使用进口疫苗成本太昂贵,珠海场也一直都在尝试分离细菌制作自价苗,可能因为当前使用的培养基仍不完善,先后送五批共15头病猪活体到有关机构作分离试验,最终都无法成功分离出猪副嗜血杆菌。有一个单位曾经协助我们成功地分离到细菌,并且经过试验动物攻毒试验,诱导出发热的症状,但经过细菌灭活制作的自家苗,效果并不理想。可能要确证分离的细菌是否属副嗜血杆菌,还必须经过猪的攻毒试验。此外,制苗的工艺、佐剂的配制以及免疫剂量的问题,都是可能造成免疫效果不理想的原因。具体如何,仍有待进一步研究。

作者简介: 冷和平 1965年---,江西高安人. MBA硕士,华南农业大学兽医专业博士. 1988年华南农业大学畜牧系毕业后,一直在猪场从事技术和管理工作,主攻猪场饲养管理和兽医技术.

西班牙海博莱生物大药厂 详情

海博莱生物大药厂北京办事处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13号银网中心B座713室 邮编:100086
电话:010-51905831/32 传真:010-51905833
网址:www.hipra.com

中国总代理: 北京世纪元亨动物防疫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海淀区上地开拓路5号中关村生物医药园A-403/404室邮编:100085
电话:010-82898320/21/22 传真:010-82898323
网址:www.anheal.com

图片 1

4 猪副嗜血杆菌在猪场的主要表现

4.1 小猪和中大猪。发病初期病猪高烧,且持续不退(从发病一直到死亡,病猪持续性高烧),体温40.5—42oC(严重的可达43oC),体表皮肤发红,严重者被烧成酱红色,个别甚至皮肤坏死脱落。病猪精神萎顿,食欲、饮欲废绝,畏寒,打堆而卧,昏睡不醒。呼吸急促,呈腹式呼吸。发病后期,病猪进行性消瘦,皮肤逐渐苍白,发青,变紫。关节肿大,被毛粗乱(典型的毛毛猪,如刺猬),耳杂发绀,全身淋巴结,特别是腹股沟结淋巴结严重肿大。解剖这类病猪,几乎都有心包积水和纤维素渗出性肺炎特征性病理变化。严重者肺脏和胸腔粘连,心肌与心包粘连呈绒毛心。心源性水肿,在离心脏较远,血液循环较慢的后肢关节腔及关节腔附近皮下,多可见浅黄色冻胶状水肿液。
4.2 容易继发沙门氏杆菌。目前虽无法准确说明副嗜血杆菌与沙门氏杆菌的内在联系,但发生副嗜血杆菌病的病猪,的确很容易继发沙门氏杆菌,表现出又拉又喘的症状。用抗生素抑制住猪副嗜血杆菌后,一旦停止抗生素治疗,60%以上的康复猪继发沙门氏杆菌。若不及时用药,病猪将逐渐消瘦,拉糠麸状带渣的黄色(后期变为暗红色甚至黑色)粪便,皮肤苍白,衰竭死亡。这类病猪大都可见腹股沟皮下密集的紫色出血班点,有的腹股沟皮下浅表静脉扩张突出,颜色变蓝或发紫。解剖几乎都可以见到典型的沙门氏杆菌症状,从结肠到直肠,肠内膜遍布圆形(¢3—4mm),乳白色,火山样突出的溃疡结节,越往后段越密集。切开病灶,有脓性分泌物排出。
4.3 公母猪。 公母猪的副嗜血杆菌病症状常被人忽视,或误以为是其他疾病。其实,以下所描述的症状,都与副嗜血杆菌有关,经过副嗜血杆菌疫苗免疫,并结合敏感抗生素治疗后,将很快消失。主要表现为流产,死胎、木乃尹增多,产后无奶。便秘,粪便干硬,常见粪球表面附着一层粘液,严重者粘液带血。个别母猪产后高烧,呼吸急促,急性死亡。严重病例表现为神经症状,步态不稳,横冲直撞,最后全身抽搐,衰竭死亡。特征性的表现是母猪产期延迟,有的超预产期7天以上。小猪初生体重小,产后精神状态差。产后小猪见最早3天发病,常整窝高烧,腹式呼吸,呼吸急促,昏睡不醒,继而顽固性腹泻,后相继死亡(这类小猪单纯性抗生素治疗效果很差,但进行副嗜血杆菌免疫,并结合抗生素治疗,80%以上可以康复)。发病母猪解剖几乎都可以看到纤维素渗出性肺炎变化,心肌表面点状出血,偶见心包积水。这种病理变化,可能是母猪出现神经症状的原因。妊娠后期母猪负担重,由于心肌炎症及肺部炎症,发生循环障碍,脑部血液供应不足,缺氧、酸中毒,从而导致痉挛性抽搐。
4.4 免疫抑制。副嗜血杆菌虽不是免疫性疾病,但猪场副嗜血杆菌流行严重时,免疫效果都很差,通过控制副嗜血杆菌后,可以得到明显的改善。可能的原因是: 猪感染副嗜血杆菌后,由于群体性体温长期高热不退(大多数体温都在41.5oC以上),使病毒在体内被灭活,一些弱毒苗(如猪瘟、伪狂犬疫苗)在体内无法定植,因而造成免疫失败。此外,副嗜血杆菌造成循环衰竭,新陈代谢障碍,也可能是造成免疫应答能力降低的一个重要原因。对于这种免疫失败现象,很多技术人员把它们归之于免疫抑制,大量使用各种免疫增效剂(如黄芪多糖、左旋咪唑),但效果都不理想。
**5 猪副嗜血杆菌的防治

5.1 抗生素预防和治疗得不偿失。由于副嗜血杆菌的致病力强,耐药性产生快,依赖抗生素预防和治疗,只能是疲于奔命。新型抗生素产生的步伐,永远跟不上耐药性产生的步伐。当所有可供选择的抗生素方案全用尽时,只好坐以待毙。此外,大剂量使用抗生素,无形中也在促进副嗜血杆菌的进化,使其致病力越来越强,疾病流行越来越严重,且越来越难控制。
5.2 疫苗预防,是最有效的办法。由于猪副嗜血杆菌的血清型太多,而且国内目前也少有机构能对血清型进行定型,Hiprasuis又没有说明它的疫苗是主要是针对哪几种血清型,所以,对当前流行的血清型,仍不是很清楚。但珠海场自06年8月份开始使用Hiprasuis的副嗜血杆菌疫苗后,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后又在广州某场推广使用,效果同样显著。这是否意味着目前正在流行的血清型可能并不是很多? 各猪场都可以自己进行比较和免疫试验。 我国华中农业大学也已经成功研制出”副猪嗜血杆菌多价油乳剂灭活苗”,但免疫效果如何,本场没有进行过试验。
**临床上,要鉴别猪场疾病复杂化的主要病原,方法并不复杂。不需要特别的仪器设备,也不需要特殊的诊断技术。只需采集猪场典型病料,按本文第2节所介绍的方法作几批猪的攻毒试验,在保证对病料用敏感的抗生素杀菌后,如果攻毒猪不发病,就说明猪场并没有病毒性病原存在。这里需要特别提及的是,攻毒病料的杀菌处理,必须选择猪场临床最有效的抗生素。如果所用的抗生素不能有效清除病料中的细菌,攻毒结果仍有可能产生误导。
事实证明,抗生素的预防和治疗得不偿失,要彻底解决猪场的副嗜血杆菌问题,还必须依靠有效的疫苗。具体如下:普遍都认为,猪副嗜血杆菌病对猪场的影响,仅仅限于小猪,而对中大猪或公母猪的影响不大,但从我们的经验看,猪副嗜血杆菌病,同样对中大猪及公母猪存在巨大影响。其在猪场的表现,主要体现在下列几个方面:5.3 分离细菌,制作自家苗,是潜在可行的途径。如果猪场流行的血清型与市场上疫苗的血清型没有交叉免疫力,那么另一条可行的途径就是分离细菌,制作自价苗。已如前所述,2002年自家组织苗的效果,很可能就是来自组织中灭活的副嗜血杆菌。 但是,这种利用发病猪病料制作自家组织苗的方法,已越来越为有远见的技术专家所诟病,而且确实为猪场带来一系列的问题。它虽然能暂时缓解猪场的症状,但无法彻底解决猪场存在的问题。由于病料越来越不典型,效果必然越来越差。还可能由于疫苗灭活不彻底,带来猪瘟免疫抑制等一系列问题。但自家组织苗的经验,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启示: 既然通过病料组织中的灭活细菌,可以带来一定的预防效果,那么,通过细菌分离这种更科学的方法制作的自家苗,免疫效果应该更理想。猪副嗜血杆菌的培养虽然比较容易,但分离却非常困难。因目前使用进口疫苗成本太昂贵,珠海场也一直都在尝试分离细菌制作自价苗,可能因为当前使用的培养基仍不完善,先后送五批共15头病猪活体到有关机构作分离试验,最终都无法成功分离出猪副嗜血杆菌。有一个单位曾经协助我们成功地分离到细菌,并且经过试验动物攻毒试验,诱导出发热的症状,但经过细菌灭活制作的自家苗,效果并不理想。可能要确证分离的细菌是否属副嗜血杆菌,还必须经过猪的攻毒试验。此外,制苗的工艺、佐剂的配制以及免疫剂量的问题,都是可能造成免疫效果不理想的原因。具体如何,仍有待进一步研究。

作者简介: 冷和平 1965年---,江西高安人. MBA硕士,华南农业大学兽医专业博士. 1988年华南农业大学畜牧系毕业后,一直在猪场从事技术和管理工作,主攻猪场饲养管理和兽医技术.

西班牙海博莱生物大药厂 详情

海博莱生物大药厂北京办事处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13号银网中心B座713室 邮编:100086
电话:010-51905831/32 传真:010-51905833
网址:www.hipra.com

中国总代理: 北京世纪元亨动物防疫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海淀区上地开拓路5号中关村生物医药园A-403/404室邮编:100085
电话:010-82898320/21/22 传真:010-82898323
网址:www.anheal.com

图片 2

1 关于蓝耳病和圆环病毒是猪场疾病复杂化主要病原的两大疑点

由于蓝耳病和圆环病毒在猪场广泛存在,而且,直到目前为止,仍一直没有找到有效的办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两种疾病。 更兼这两种疾病通常被认为是目前仅知的猪的两种免疫性疾病,由于破坏猪的免疫系统,使猪对各种病原的免疫力差,造成各种疾病的流行,使猪场疾病越来越复杂。所以,把当前猪场疾病复杂化的主要病原,归结为蓝耳病和圆环病毒,是当前养猪行业技术人员普遍的观点。蓝耳病和圆环病毒虽然在猪场广泛存在,但并不是每个猪场都爆发蓝耳病和圆环病毒,这早已是一个事实。对于这一观点,也几乎不存在什么大的争议。 另外一个普遍的现象是,很多猪场的疾病,都呈现出周期性变化,一年好一年差,或半年好半年差。 为什么有的猪场发病? 有的猪场不发病? 为什么一段时间发病,而另一段时间又不发病? 这是否说明蓝耳病或圆环病毒,实际上仅仅是一种条件性疾病,本身并不致病? 蓝耳病和圆环病毒既然是免疫性疾病,对于免疫性疾病,就象人的爱滋病一样,疫苗的研制都是非常困难的(爱滋病从被发现至今,已经几十年时间,但到目前为止,仍一直没有人能成功研制出有效的疫苗)。但是,2002年自家组织苗的推广使用,却为很多猪场解决了的问题,并使很多濒临倒闭的猪场起死回生。 当时的自家组织苗,是以预防蓝耳病和圆环病毒为目的,所采病料主要是病猪肺脏。这里就存在另一个疑点: 既然通过实验室病毒分离,再经过严格的疫苗生产程序制作的灭活疫苗,都一直不能产生理想的免疫效果,而仅仅经过把病料破碎、灭活这种简单的方法(很多猪场都能够在自已场内制作)制作的自家苗,却能控制住蓝耳病和圆环病毒? 正是因为这方面存在太多疑点,才使得当前很多猪场仍在使用的自家组织苗,在兽医技术人员中引起很大的争议。 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思考,假设猪场致病的主因并不是蓝耳病和圆环病毒,而是其他细菌或病毒性疾病。自家组织苗预防的并不是蓝耳病或圆环病毒,而是其他的疾病。 这种现象的出现,就不是反常的。既然猪场疾病复杂化主因是蓝耳病或圆环病毒这一假设存在很多疑点,我们就有继续对这一问题进行探索的必要。如果我们固守这一观点,而放弃对真正病原的追踪,猪场的兽医防疫工作必将长期陷于被动,生产成绩永远无法有效提高。

3 猪副嗜血杆菌的特点

由于长期以来我们都把猪场疾病复杂化的主要病原,归结为蓝耳病和圆环病毒,而把猪副嗜血杆菌病,仅仅当作是猪场一种常见的普通疾病,以致猪副嗜血杆菌病在猪场潜在的巨大影响,可能长期被我们忽视了。目前大学兽医专业学生正在使用的《家畜传染病学》教材,很多都找不到有关对猪副嗜血杆菌病的叙述。与其他疾病相比,猪副嗜血杆菌病具有如下特点:3.1 血清型多样。 按kieletein-rapp-gabriedson血清分型方法,至少可将副猪嗜血杆菌分为15种血清型,另有20%以上的分离株不能分型。由于血清型多样,而且各血清型之间交叉免疫力差,为猪副嗜血杆菌病的疫苗预防,带来很大的困难。
3.2 耐药性产生快。猪副嗜血杆菌,可能是当前猪场所有致病菌中,耐药性产生速度最快的一种细菌。从珠海场多年防治猪副嗜血杆菌病的经过看,一种敏感的抗生素,使用半年后就开始耐药,一年后完全失效。2002年,敏感的药物是磺胺六甲及其与其他药物的组合,相应地,2003年是阿莫西林,2004年是氟苯尼考,2005年是先锋类。2006年中开始,由于先锋类及其与其他药物的组合方案又告失效,才造成副嗜血杆菌的又一次大流行,而且症状和危害,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严重。3.3 对猪场危害巨大。由于感染或潜伏感染副嗜血杆菌的病猪,容易造成免疫失败,因而导致其他疾病在猪场混合感染流行,使猪场疾病复杂化。

本文由供应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对于当前猪场疾病日益复杂化这个问题,对于当